无限:众玩家速退!欺诈者杀疯了言晃季南一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无限:众玩家速退!欺诈者杀疯了全文小说

小说:无限:众玩家速退!欺诈者杀疯了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季南一

角色:言晃季南一

简介:【剧情向+无限流+微惊悚+反转无数】
言晃患上绝症,他不想死,所以成为了一名《副本》玩家
系统给他的评语是:
【玩家言晃言行一致,品德高尚,恭喜您觉醒天赋:欺诈者

【欺诈者:您的每一句谎言,都足以让人拥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相信,您简直是《副本》模范

奈何,天赋太差,群嘲笑之
“新人?还抽中了最难新手副本,必死无疑好吧!”
“这属性面板怎么比小学生还弱,这怕不是得凉凉?”
“来了来了,他触发了被杀剧情!温柔的谢叔叔要过来砍他了!”
然而,待谢叔叔提着菜刀过来之时,却一反常态变成了一个有问必答的好叔叔,不断给言晃透露隐藏线索!
“你不会伤害我,所以这把刀是送给我的礼物对吗?”
“是的

【玩家言晃获得道具,慈爱父亲的菜刀

吃瓜群众:“卧槽?这么容易就得道具了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
副本中,无数boss为言晃感激涕零
自闭少年:“我以前自卑又自闭,后来听了言老师开导,已经是社牛了

疯狂女王:“我以前疯到没朋友,后来听了言老师的教育,已经变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形状了

神说,言晃违规了世界的意志,要施以制裁
言晃依旧微笑:“今夜将是无神夜

于是,众神陨落

无限:众玩家速退!欺诈者杀疯了

《无限:众玩家速退!欺诈者杀疯了》免费阅读

第三章:孵化之都——争端

言晃心头一惊,意识到下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赶紧用橡皮将自己涂抹的铅笔印记抹除,迅速下楼。

还未完全到达楼下,便能听见一道狠厉声音在训斥: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,你到底能不能给我们省点心,我们怎么会有你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孩子,你看看别人所有的都已经孵化了,你呢?你就老老实实在这跪着吧!”

这声音一听就是谢母的,只是语气跟她的和蔼可亲有些许不同,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谢父就站在她旁边,也是冷眼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孩子,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谢扶沐就骂:“你看你,今天连个招呼都不好好打,成天也不知道脑袋里想些什么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省点心,还不快把这玻璃全都捡起来!”

父亲的声音更加威严,压迫得空气都变得窒息起来。

言晃大致的扫了一眼,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情况,只是摔碎了一个花瓶罢了。

谢扶沐全程闷不吭声,默默的低着头,看不见他表情有任何的变化,气氛压抑到了极点。

谢父深吸一口气,一把揪住谢扶沐的耳朵:“我喊你捡起来你耳朵是听不见吗?!”

说着,他大手一扬,破风声响起就知这力道肯定不轻,打在人脸上那绝对是要出事的。

啪——!

一阵声音响亮。

周围的传来“嗡嗡嗡”的耳鸣,让言晃感觉到难受。

【花花花进入直播间。】

【风笑天进入直播间。】

【……】

一时间,直播间涌入不少流量。

【恭喜玩家达成成就“五十人同时观看直播”,奖励积分十点。】

【恭喜主播直播间数据小幅度增幅,获得五级新人推荐——作死类主播——边栏窗口推荐。】

【花花花:好家伙,好久没见到过有人敢挡这一巴掌了,我记得挡下这一巴掌之后是要触发那个剧情的……】

【风笑天:哈哈哈,这新人属性面板怎么这么低,比小学生还不如,竟然作死挡了这巴掌,待会儿触发了那个剧情,肯定是必死无疑的!】

【狂徒:好久没看见能走这个剧情的新人了,上一个估计骨灰被扬了,啧啧啧,能看这个剧情也不亏。】

……

或许是因为属性面板实在是太低,言晃只感觉自己跑过来及时挡住的手被打的快要骨折,脑子也晕晕沉沉的。

面前的弹幕窗口说的“那个剧情”是什么?

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可惜直播间没办法透露剧情,否则也好及时应对。

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他不小心看见了,自己手挡住谢父那一巴掌的瞬间,谢父脸上一闪而过暴怒的情绪,手背青筋凸起。

但很快就恢复成原本那温柔又朴实的模样了,满带愧疚与担忧的上前拉住言晃的手:“言老师您怎么来了,哎呦……这挡一下得疼吧,我给你擦擦药?”

“不必了,多谢。”言晃收回自己的手,旋即问道:“老谢,怎么大白天的就这么训孩子,犯了什么错事儿?”

不得不说,那一巴掌拍下来是真的疼,真有种要散架的感觉。

老谢连忙“害”出一声气:“言老师,您这不自个儿找不快吗,我家扶沐他笨手笨脚的,我们就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,让他好好记住,下次别犯了,你看你这挡着,都受苦吧?”

“是啊是啊,言老师,您这……我还是去给您拿药去吧。”谢母也跟着一起附和着。

小小的一个教训?

言晃只觉得自己受不起他们的这药,连忙摆手:“真不用,多大点事,不过教训归教训,孩子也不能老这么教育,会打傻的。”

他这话刚一出口,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冷了好几度。

谢父谢母都不说话,只是抿着唇,眯眯笑的看着他。

即便现在只是下午,还能见外边太阳照进来,打在两人半边脸上各露一半阴影。

也莫名觉得背后一凉,森森然的很不自在。

蓦然,两人异口同声:

“言老师,这到底只是我们的家事,怎么教育孩子我们做父母的心底有数,您就不必多担心了。”

两人声音压的很低,表情明明和善亲近,文字也的确合乎情理,但听着就是古怪。

只怕下一句就是,你再管,就把你头都割掉。

言晃仅是笑笑,没有再说。

谢母低着头,一只手拍了拍依旧跪在地上的谢扶沐的后背:“扶沐,爸爸妈妈今天也的确是有些冲动了,给你说声对不起,快给言老师说谢谢。”

谢扶沐身体颤抖着,声音也跟着一起不平稳:“谢……谢谢言老师,下……下次不要再管我们的家事了。”

“言老师您瞧这孩子,真不懂事,他还有作业要完成,就先不招呼您了。”谢母笑的无奈极了,一只手捏住谢扶沐的一只耳朵就往里边拖。

谢扶沐疼得眼睛都瞪大了,裤子在地上摩擦发出“嘶嘶嘶”的声音。

言晃本还想说些什么。

可他终于在这个时候看清了谢扶沐的表情。

他清秀的脸上是惊恐,是拒绝,是绝望。

那十几岁的孩子,在这样一个被爱包裹的环境里,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呢?

言晃知道,他说再多也没用,只会添乱。

所以他闭嘴了。

“言老师是聪明人,不过……言老师有时候也该更担心担心自己才是,我先送你回房,正巧饭菜做的差不多了,我去给你端过去,当是赔礼。”

言晃“嗯”了一声。

谢父转身走进厨房收拾,不久便拿起盛着饭菜的盘子,带着言晃回到楼上。

他好声好气的跟言晃说了一些事,言晃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身上。

而是听见谢扶沐被拖走的方向传来谢母恨铁不成钢的抱怨和斥责:

“都多大岁数了还没成功孵化,这不是输在了起跑线上?隔壁谁谁谁都怎么怎么样了,真给我俩丢人!”

孵化?

言晃又听到了这个词。

一开始只以为是什么比喻……但现在,他却隐隐感觉到不对。

终于。

谢父将他送到了门口,嘴上的好言劝说也没了,将饭菜送给言晃。

“言老师,我说话您有在听吗?”

言晃这才回过神来,面不改色道:“当然,我觉得您说的很有道理。”

谢父自然是明白的。

他无奈的笑了笑:

“算了,没在听也没关系,跟你说那么多也没用,反正……你以后也很难会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这声音,似乎是在嘲讽言晃。

而言晃,在这个时候,也默默的从积分商城购买了一个正在打折的道具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季南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dajinwx.com/xiaoshuo/3993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