冉柔烜崇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冉柔烜崇精彩小说在线阅读

小说:暴君强宠:替嫁庶女她真香了!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鱼儿糕

角色:冉柔烜崇

简介:将军府庶女冉柔,被迫嫁给了嗜杀成性的安王,成了他的侧妃
虽然已经很惨了,但冉柔毫不在意,谁叫安王有钱还大方呢
不仅不用伺候,连面都没见过,每个月还有花不完的银票,小日子不要太快乐
本以为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,直到有一天,王府后山,冉柔见到湖边那个穷得连裤子都没有的男子后,心砰砰直跳
俊美的面容,线条分明的肌肉,没有一处不符合她的审美,于是,她决定也学学夫君,大方一回
她试探着摸上男子挂着水珠的肩,在他耳边吐着香气,低语道:“做本宫的宠侍,每月的月俸分你一半

刚杀完人准备洗澡,被人轻薄的安王: ?

暴君强宠:替嫁庶女她真香了!

《暴君强宠:替嫁庶女她真香了!》免费阅读

第8章 阔气•院主

去母留子?

安王听到这句话,记忆纷沓而至,似又回到了八年前,那个混乱雨夜过后的清晨,透过暗柜的缝隙,传到少年耳中的话。

“若众位叔舅愿助我儿登基,本宫愿去母留子,以保皇室颜面。”那个凤冠拆散,衣不蔽体的女子这般说。

后来呢?

啊,他们都死掉了。

临死之前所经受的,比疯女人的那一晚,痛苦百倍。

安王垂首,摊开了右掌,愉悦的笑了:“嬷嬷这话,真是说的……极好。”

就是这只手,让他看到了皇叔那些,不为人知的有趣模样。啧,甚美。

修长如竹的手,因为过分白皙,弱化了力量感,在日光下散发着细密的光泽,不见一丝薄茧,因为皮肤过于细腻,连骨节,都透着一丝脆弱的薄红。

若非知道他身份,又有谁能想到,拥有这么一双富贵闲人手的主人,竟会是那个暴虐残忍,嗜杀成性的安王呢。

安王的话,却是让李嬷嬷心中一震,几乎瞬间,冷汗浸**后背,她强忍着发麻的头皮,道:“殿下满意便好。”

她太了解十六殿下了,殿下若是面色平淡,可能还有些耐性,倘若笑容灿烂,必要见血。李嬷嬷毫不怀疑,这样靥笑浅浅的殿下,下一瞬便会捏上人的喉咙……这样的事,她见过太多次了,而她现下,还不能死。

是以,话罢后她再不敢多言一句,膝行至门侧,以额触地,恭送殿下离开。

去母留子么?安王瞥一眼叩在地上的李嬷嬷,视线一晃,似又看见那道身披寿衣,面盖白绫的身影。

他手上了结过的死人太多,死前百相,求饶怒骂,皆难掩惧意,却从未见过像她这般从容赴死的人,甚至自己提前布置好了灵堂。

所以,李嬷嬷与母后挑选此女,又极为看重的原因,并非因为此女如前几任安王妃般,身份有异,而是一早便做好了去母留子的打算,而这女子又心有死志,是最合适的人选……

安王想起方才李嬷嬷跪伏在他身前,求他多怜惜些太后的样子,眸中微凝,唇角终是勾出一道嘲讽的弧度来。

安王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嬷嬷,转身离去。

呵,他的母后,真是算无遗漏,打的一手好算盘。

那一眼,让李嬷嬷几乎血液都要凝滞,所幸,只是一眼,殿下便很快离去。

直到安王的背影彻底消失,李嬷嬷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,汗如雨下,心中却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“李嬷嬷?”

顶着一背的伤,因不放心李嬷嬷而特意赶过来的秋公公,看到跪坐在地上,满身狼狈的李嬷嬷,连忙将她扶起,担心道:“您没事吧?”

看到一夜过去,似乎老了十岁的李嬷嬷,秋公公心中难受,有些后悔把王爷的作息,托人带给李嬷嬷了。

李嬷嬷摇摇头,任由秋公公把她扶起,她刻板冷肃的脸上,因疲乏染上虚弱,看起来倒少了往日的强势,她吩咐道:“备马,送老身进宫。”

*

冉柔是被人叫醒的。

她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白茫茫一片,下一瞬,整个人从榻上弹坐起。

覆在面上的白绫掉到奠寿留仙裙上,冉柔怔了怔,反应过来:她还活着?

“侧妃娘娘,其他院里的娘子们过来请安,娘娘可要见见她们?”碧螺看着惊坐而起的娘娘,缩了缩脖子,小声问。

她好像吓到了娘娘,娘娘不会生气罢?

“啊?哦。”

冉柔疑惑了下,视线渐渐清明。

李嬷嬷之前与她说过安王府后宅的事情,安王如今虽然妃位空虚,但后宅里并非没有女人。太后娘娘盼孙心切,是以自安王弱冠时期,每年都会给他添些女子安宅,安王殿下也一直收着。她们无名无分,但因是送与安王殿下用来宠幸的女子,皆被叫一声娘子。

冉柔问:“以前的娘娘们有过接见她们的规矩吗?”

碧螺想了想,答道:“有的,奴婢的阿娘与莘院的一位娘子是老乡,那位柳娘子与我阿娘闲聊时说起过,殿下所娶的四任王妃中,属第三任王妃傅氏最为大方,其他娘娘在她们请安时,皆是赏银三两,唯有王妃傅氏,足足赏了每人十两银子呢。”

她是安王府的家生子,爹娘又是安王府的老人,自是知道许多内况。虽然安王殿下历任王妃,活的最长的也未超过半年,但在安王府伺候的丫鬟们,最喜欢的差事,却是在安王妃院里伺候。因为不仅月例比旁的地方多些,安王妃殁时,她们还会从王妃们母家那边,再获得一份丰厚的赏钱。

安王府规矩森严,但只要谨言慎行,倒也不像外头传“安王府是阎罗殿”那般可怕,尤其是她们这种从小便在王府生活的人,并未觉得王府有哪里不好。

冉柔点头,下榻更衣:“既如此,我也不好坏了规矩,那便见见吧。”

只是如今傍身的银子不多,也不知道,安王殿下有几位娘子,她的钱够不够赏。冉柔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碧螺看侧妃娘娘很好说话,并未因为方才起床时所受到的惊吓迁怒她,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不由对她升起了几分好感,道:“奴婢叫银杏,宝杏,两位姐姐进来伺候娘娘梳洗。”

银杏,宝杏是秋公公派来伺候侧妃娘娘的两个一等女使,除此之外,还有芸香,檀香,桂香,松香等八个二等女使。碧螺本是外院伺候的洒扫女使,因她年纪最小又好拿捏,所以便被指派来叫冉柔起床。

说是叫冉柔起床,实则是来确认冉柔是否还活着,安王府里正妃暴毙在洞房之夜的例子并非没有,当时来唤王妃起床的那个小丫鬟,看到那个王妃的死状,可是吓得缠绵病榻了半年,整个人都吓脱了相。

冉柔却阻止了她:“不必了,本…宫有你便够了。”

冉柔还不太适应这个自称。

她看着因她话落,而满脸疑色的小丫头,解释道:“本宫床帐挂的东西,实属私密,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此事。”

纸钱寿衣什么的,终究是晦气之物,安王府树大根深,传扬出去不定又会闹出什么风雨,冉柔不想惹事。

碧螺点头保证:“娘娘放心,奴婢不会多嘴的。”

冉柔:“多谢。”

碧螺受宠若惊:“娘娘客气了,我帮娘娘把这些物件都收起来吧,晚上再帮娘娘挂上。”

碧螺从没有见过这么和气的主子,她从阿娘嘴里听到的各种权贵阴司,数不胜数,所以对此次伺候安王侧妃一事,很是忐忑,却不想侧妃娘娘不但人长得像个天仙似的,脾气也这般好,她深知自己是遇到了好主子,虽然这主子命运多舛,不知能活多久,但还是为自己能在这样的主子下面做事感到开心,遂收拾起这些东西来,愈发上心,很快便整理好,还细心的把它们放到衣橱的最深处,再以衣物遮掩。

冉柔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,她原本就对碧螺的长相对她心生好感,此刻看到她的动作,更觉熨帖。

这个丫头,倒是个体贴人。

碧螺把侧妃娘娘的私密收拾完,便出门去叫其他人,伺候娘娘梳洗。

待碧螺领着几个手拿净盆,含片,熏香等的女使进来时,冉柔已经穿好了衣衫。

趁着给冉柔梳洗的间隙,碧螺介绍:“娘娘,这是檀香,芸香,桂香,松香四位二等女使,负责内室洒扫和伺候娘娘近身事宜。”

冉柔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随口问:“那两个贴身女使呢,怎么不见她们?”

在这几位“香”女使进来时,冉柔便注意到她们四人的服饰,与碧螺的不同,虽然都是窄袖襦裙的爽利打扮,但明显,这四位女使衣服上的料子,比碧螺更好些。

让一个外院洒扫的小丫头来叫她起床,那她的贴身女使去哪儿了?

碧螺咬了咬唇,犹豫道:“银杏,宝杏两位姐姐,正在前院接待娘子们,抽不开身。”

冉柔遂不再问。

看碧螺的神情,她心中已是有了底。

四位女使手脚麻利,很快就给冉柔梳洗完毕,而后恭敬的跟在冉柔身后,拥着侧妃娘娘一同去往飘香阁的前院。

冉柔从昨日嫁过来,这还是第一次出门,她一边走着,听碧螺浅讲着一些琐碎的王府事宜,一边四处打量。

冉柔以前便听闻,安王府的宅院,是整个盛都占地面积最大,景致最盛的府宅,究竟有多大呢?单是给后宅女眷住的宅院,便林林总总,不下百间,更何况,安王府还有一座面积不下百亩的后山,甚至比皇宫的寿山还大。所以京城里的权贵,有很多在私下里,又叫安王府为“小皇宫”。

而冉柔现下所住的飘香阁,便是一个四进的庭院,一进是待客的花厅,二进是插画品茗,吟诗作画的各种亭阁,三进是冉柔所居的内院,四进则是丫鬟婆子们住的地方。

冉柔一路走来,却是明白了为何这个宅院,名曰飘香。

已经是最新一章,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
找不到扫码入口?

原创文章,作者:鱼儿糕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dajinwx.com/xiaoshuo/3969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